主页 > 历史 > 正文

川岛芳子简介,川岛芳子生平介绍

2018-12-15

  川岛芳子(1906年5月24日-1948年3月25日(待考证)),本名爱新觉罗·显玗,字东珍,号诚之,汉名金碧辉,清朝肃亲王爱新觉罗·善耆第十四女。

  

  1912年清朝灭亡。善耆欲借日本之力复国,将女儿显玗送给川岛浪速做养女。显玗从此更名川岛芳子,被送往日本接受军国主义教育,成年后返回中国,长期为日本做间谍。

  

  川岛芳子历任伪满洲国“安国军总司令”、“华北人民自卫军总司令”等要职,曾先后参与皇姑屯事件、九一八事变、满洲独立运动等秘密军事行动,并亲自导演了震惊中外的上海一二八事变和转移婉容等祸国事件,被称为“男装女谍”、“东方女魔”。

  

  1945年日军战败投降。1948年3月25日,川岛芳子被以汉奸罪判处死刑,在北平第一监狱执行枪决,终年41岁。此后坊间一直流传着川岛芳子系替身代死,其本人隐姓埋名直至1978年病故。

  

川岛芳子简介,川岛芳子生平介绍

  生平简介

  

  幼遭国难

  

  1906年,清朝末代皇帝爱新觉罗·溥仪登基,年号宣统。同年,爱新觉罗·显玗出生于肃亲王府邸,父亲爱新觉罗·善耆为第十代肃亲王,此前善耆已有十三个女儿,显玗排行第十四。善耆为她起字“东珍”,意为东方的珍宝。

  

  1912年清朝灭亡。善耆意图匡复故国而拉拢日本势力,将年幼的显玗作为友情依据送给日本浪人川岛浪速作为养女。此后川岛浪速与善耆拜为兄弟,共同策划了“满蒙独立运动”,虽然最终失败,但运动所持理念成为后来日本建立伪满洲国的雏形。

  

  少年不幸

  

  1912年,六岁的显玗更名川岛芳子,随养父川岛浪速前往日本,进入松本高等女子学校接受严格的军国主义教育,并从川岛浪速那里接受到政治、军事、情报等多方面训练。长大后的川岛芳子思想举止已日本化,且容貌清秀,亭亭玉立,但此后的遭遇却极为不幸,甚至令她终其一生都无法忘记所受到的凌辱。她曾为此亲笔写下一首《辞世诗》:“有家不得归,有泪无处垂,有法不公正,有冤诉向谁。”

  

  第一个让川岛芳子动心的是少尉山家亨,但两人的爱情没有实质进展,很快一个思想极右的岩田爱之助步入川岛芳子的视线。他是“兴亚主义”的拥护者,主张日本立即发兵中国占领东北,利用东北的资源“振兴大东亚”。岩田爱之助与川岛芳子之间的交往理性多于爱慕,他们谈论的话题不是风花雪月,而是严肃的政治国事。岩田爱之助常以思想指导者的面目出现在川岛芳子面前而不是情人。

  

  出人意料的是,年近花甲的养父川岛浪速在此时对芳子生出淫念。他曾对芳子的哥哥爱新觉罗·宪立说:“你父亲肃亲王是位仁者,我是个勇者。我想如将仁者和勇者的血液结合在一起,所生的孩子必然是仁勇兼备。”他希望宪立同意他娶川岛芳子为妾。

  

  1924年,17岁的川岛芳子被养父强暴。悲愤异常的她在手记里控诉道:“大正13年10月6日,我永远清算了女性!”次日她头梳日本式发髻,身穿底摆带花和服,拍了张少女诀别照,从此剪了个男式分头,与女性身份彻底“诀别”。

  

  川岛芳子的少年时期充满灰色与压抑,极端的军国主义思想以及被养父强暴的经历让这个本该是明眸玉肤、出水芙蓉的皇室公主变得性格乖张、放荡不羁,甚至在上课时会溜出学校扬鞭策马,逐渐形成了有些畸形甚至疯狂的性格。川岛芳子长大后时常女扮男装,痴迷于各类激烈的“男性运动”(如骑马、击剑、射击等),认为这样做是“永远解脱了女性”。

  

  自杀未果

  

  1924年10月,岩田爱之助准备向川岛芳子求婚,然而芳子的情绪变得暴躁,她多次向岩田爱之助表示:“我不想活了,我应该了此一生。”岩田爱之助见芳子心情不好,起初时常陪伴在侧为她排忧解闷。但时间久了,岩田爱之助开始不耐烦,他生气了,对川岛芳子怒示如果她想死就去死,随后将上膛的手枪放在她面前。之后的情景出乎意料,川岛芳子竟毫不犹豫拿起手枪对准自己扣动扳机,全家顿时乱作一团,幸好最终抢救及时,子弹穿过左肋而没有危及生命。

  

  事发数日后,芳子向亲人控诉了川岛浪速的无耻行径,把川岛浪速奸污自己的事公之于众。此时芳子的生父肃亲王已辞世,哥哥爱新觉罗·宪开和爱新觉罗·宪东也寄养在川岛家,他们决定写信给国内的兄长爱新觉罗·宪立询问对策。然而宪立接到信后却急忙表示:“现在决不能和川岛浪速公开决裂,希望妹妹一定鼓起勇气生活下去。川岛浪速会做适当反省,设法解决已经发生的事。”果然川岛浪速为帮助芳子尽快恢复健康,将其送到鹿儿岛暂住。此后宪开考进了东京陆军士官学校,离开了川岛家。家中只剩下川岛浪速、宪东和仆人。然而宪东面对这个伪善的长者充满怨怼,川岛浪速也倍觉尴尬而不愿继续抚养宪东,于是将其送回中国旅顺上学。就这样,宪东摆脱了川岛的控制,为日后加入革命队列埋下伏笔。

  

  重归故国

  

  川岛芳子在鹿儿岛过着表面宁静却内心凄苦的日子,她不断给兄长宪立写信寻求解脱。宪立只得言语安慰,鼓励她活下去,要忘记伤心事多憧憬未来,牢记父王遗志。1924年11月,冯玉祥将溥仪赶出紫禁城,宣布废除清朝皇帝尊号以及皇室优待条例,清朝宗室人心惶惶。

  

  此刻的日本政府对中国的政局动荡,特别是对中国革命形势的发展感到十分焦虑和恐慌,而日本国内则发生了空前严重的经济危机,帝国政府急欲摆脱困境,转移国内视线和压力,开始伺机对中国下手。1927年7月7日,田中义一在首相官邸召开“东方会议”,公开发表《对华政策纲领》。会议结束后,田中义一拟定《对满蒙积极政策》奏折,开始将目光投向中国东北,这就是众所周知的《田中奏折》。

  

  川岛浪速闻讯欢呼雀跃,他的满蒙独立理念失败多年后再见曙光,这次将得到日本政界和军界的公开支持。他立即采取行动在大连设立办事处,继续加强同善耆一家人的紧密联系,因为他需要依靠大连露天市场的收益,那里是关东厅划拨给肃亲王的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