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 > 正文

“帝国之花”南造云子喋血上海之谜

2018-12-15

  为了获取情报,间谍们各显神通。对于女间谍来说,最有用的武器莫过于年轻美貌,以及一个聪明的头脑。在二战时期,无论在欧洲战场还是东亚战场,活跃着大量的女间谍,拜倒在她们裙下的官员不计其数。

  

“帝国之花”南造云子喋血上海之谜

  “帝国之花”

  

  不管在日本或是中国,“川岛芳子”的名字都家喻户晓,而对另一个战功赫赫的日本女间谍却所知无几,甚至连她的名字都很陌生。若把两个女间谍相比较起来,川岛芳子的作用还不如她仅仅一次获得情报的零头。她,就是有着“帝国之花”名头的日本间谍南云造子!在20世纪三四十年代,她凭着自己艳如桃李的外貌和蛇蝎狠毒的心肠在上海滩掀起了一场腥风血雨。最后,连她自己也倒在血泊之中。1909年的上海,笼罩在一片阴谋之中,日本向这块歌舞升平之地投放了大量间谍。南云次郎是这许多间谍中的一个,他的女儿南云造子这年在上海出生。为了让她成为一个大日本帝国优秀的间谍,南云次郎让她从小学习汉语、英语、骑马、歌舞、射击、化妆术,以及应付不同场合不同人物的本领。13岁那年,南云造子被送回日本,在神户的一所间谍学校学习,师从日本最大的特务头子土肥原贤二。其间,他对南云造子相当赏识,专门对她进行了特别训练,将其视为自己的得意门生。

  

  1929年,南云造子20岁,美貌和才智使她走在街头上就会引来回望的目光。这年,土肥原贤二精心安排她以失学青年的身份,进入南京汤山温泉招待所当了一名女招待。此时的她化名廖雅权,专门在这个国民党要员经常出入的地方搜集高级军事情报。漂亮的女招待很快就钉上了与蒋介石关系密切的国民党高官戴季陶。她几乎没费多大工夫,就令戴季陶成为招待所的常客。南云造子勾引人的技术非常聪明,既不让其得手,又与之频频交往,从有意无意之间,从戴的嘴里打探她好几份重要的军事情报。其中包括吴淞口要塞司令部向国防部作的扩建炮台军事设施的报告,里面有炮位设置等重要军事机密。1934年6月,南云造子与戴季陶的密切关系为军统所发现,蒋介石得知后,虽不大相信老资格的戴有泄露机密之嫌,但后来凡涉及军事机密的高层会议,都指示暂不通知戴季陶参加,也不给他阅看相关文件。

  

  继戴季陶失去利用价值之后,南云造子又利用美色钓了一条大鱼——刚晋升为行政院主任秘书的黄浚。黄浚早年毕业于日本早稻田大学,他很快就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在她的美色与威逼利诱下,黄浚很快被她发展成传递情报的内线,后来他的儿子时任外交部副科长的黄晟也被拉下了水。1937年,在日本入侵上海前的关键时刻,身居国民党要职的两个汉奸,把中国的大量军事、政治情报,源源不断地从南云造子手里送到了土肥原和日本军部。

  

  喋血上海滩

  

  1937年8月,日本海军在江阴上游至汉口一段长江中,囤积大小战舰70多艘,海军陆战队队员3000多名,以及大小坦克、炮兵等。此时,国民党军部下达了封锁江阴要塞,准备在抗战初期给直逼上海腹地的日军凶锋予以重创的命令。就在相关部队都进入一级战备状态,万事俱备,只欠雷霆一击的时候,所有江阴要塞里的日本军舰急速驶向黄浦江,逃之夭夭。蒋介石收到急电传来之后,除了震惊就是愤怒。考虑到这个重要的军事计划之所以未及实施便宣告失败,他肯定是党内高层泄密所致。他火速传来军统头子戴笠,给了他所有参加最高国防会议者的名单,并下令限期破案。戴笠保证,就是掘地三尺,也要把内奸挖出来!这个内奸不是别人,正是南云造子手下的黄浚。

  

  一次暗杀事件,终于让戴笠有了点内奸的眉目。8月13日,激烈的淞沪会战开始。蒋介石几次想亲临前线,却因为日军飞机封锁了上海的制空权而作罢。一天,白崇禧建议他坐英国驻华大使的轿车前往上海,以免遭日军飞机的袭击。蒋介石未置可否,在场的人以为事情就这么办了。岂料,那辆轿车在开向上海的途中被日本飞机袭击,英国大使身负重伤,蒋介石庆幸之余,怒火再次升腾:“娘希匹,这是针对着我来的呀!”戴笠经排查在场人员后,确定黄浚及其儿子黄晟有重大嫌疑。9月16日晚,军统将罪证确凿的黄浚、黄晟等间谍一网打尽。南云造子于次日清晨被捕。很快,蒋介石亲自下令,黄浚父子以卖国罪判处死刑。南云造子被判处无期徒刑,被关押在南京老虎桥中央监狱。按国际惯例,战时抓到敌方间谍,三天内就可处死。国民政府当局可能是为了牵制日方,才未判南云造子死罪。

  

  几个月后,日军进攻南京,南云造子趁着兵荒马乱,逃出监狱,继而潜往上海,继续进行情报活动。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南云造子任日军上海特务机关特一课课长,对大批共产党人和抗日志士痛下杀手,摧毁了国民党军统在上海的诸多联络站,其中一些特工人被她降服,从此成为日本人的爪牙。她还扶植了汪伪特工总部的丁默村、李士群等。国民党军统局对她恨之入骨,多次策划暗杀行动。1942年4月的一个晚上,南云造子在法租界霞飞路(今淮海中路)的百乐门咖啡厅附近身中三弹而亡,时年33岁,这朵“帝国之花”终于凋谢了。

  

  身前身后

  

  按理说,以南云造子对日本情报的贡献,其声名应该远远超过同时代的川岛芳子,然而此人在日本的知名度并不高。况且南云造子的传奇经历虽多,但却没有一张照片留下来。于是,有学者认为,所谓南云造子其实都是杜撰出来的。质疑的理由如下:

  

  首先,南云造子这个名字,在日本人看来,这是个十分不自然的姓名。在日本姓氏中虽有“南”这个单字姓,却未见有过在“南”后面接上个“造”字的姓,两字连在一起,很难实现朗朗上口的发音,不符合日本姓氏特有的音韵规律。不自然的姓名,大多是出于生造。其次,既然军统已经于1934年发现南云造子与戴季陶有暧昧来往,又如何能在1937年与黄浚等重要官员有染,并如入无人之境呢?再次,像南云造子这样的重要间谍,是如何轻易逃脱监狱看守,并到上海翻云覆雨的呢?

  

  有关学者专门查证了国民党军统在上海沦陷期的历史记载,以及“二战”时期日本全部在华情报机构副课长以上人员的花名册,均没有关于“南云造子”的信息。这个为日本立下“汗马功劳”的神秘女子,却没有日本人知道过她的存在。历史研究者认为,如果“南云造子”曾经真实存在,那她应该是个出生于上海,后在十几岁时,因为某种原因去了日本,后来再回到中国从事间谍活动。有台湾历史学家对“南云造子”一案表示怀疑:按说当年的黄浚也是一代名士,如果只是为了贪图美色而沦为国贼,的确缺乏说服力。

  

  南云造子其人,如同她的名字一样,仿似凭空冒出来的,是真是假,是谜非谜,且留与后人去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