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 > 正文

抗金名将岳飞的野史秘闻

2019-02-22

抗金名将岳飞的野史秘闻

  宋代文人笔下关于岳飞的记载很多,其真实性虽然有待考证,但也从另一个方面说明了一代抗金名将对后世的巨大影响力。缘于认知水平和时代局限,有些记载虽然荒诞不经,但亦无损岳武穆英名,管中窥豹,走下神坛的岳飞也有平常人的一面,其血肉丰满的形象呼之欲出,这才是英雄和普罗大众零距离的接触,或许这样的岳飞才更加真实可信。

  

  《宋稗类钞》上说,岳飞本是韩琦家的佃户,也就是韩府的雇工或者保安之类的,显然韩琦对岳飞是比较照顾的,岳飞每见韩家子弟都恭恭敬敬的,必执礼以拜,吃水不忘挖井人,哪怕是此后执掌军权,位居高位,仍然不改旧礼,可见岳飞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此事亦有岳飞之孙岳珂《鄂王行实编年》印证,宣和四年,有流贼张超率百余名乌合之众围攻韩琦府第,岳飞时在籴米,怒喝一声,贼子安敢犯我地界?抄刀奋勇向前,后一箭射穿张超咽喉,流贼纷纷作鸟兽散,韩府得以保全。后来岳飞得以平反昭雪,谥号武穆,分封为鄂王,与韩琦曾孙韩侘胄“崇岳贬秦”,鼎力相助分不开。

  

  岳飞年青时,曾在长安道上偶遇一位相士,此人姓舒,鹤发童颜,仙风道骨,舒老头眼见岳飞骨格清奇,长相迵异,主动上前攀谈,言道,年轻人啊,看你相貌堂堂,日后必定当显富贵,统帅大军,建功立业,可惜最终会死于非命。岳飞大惊,细问究竟。老头直言相告,哎,我认识你,你前世是猿精,猿长大壮硕后必定被害,你的功名富贵越显赫,越会有人妒嫉和记恨。后来岳飞果然树大招风,被奸臣和刻薄寡恩的高宗所害。(见《独醒杂志》)

  

  还有一种说法,时大理寺卿周三畏为岳飞案主审,开始觉得岳飞谋反案坐实后,朝廷必有重赏,后来越审越不是个事儿,他曾听岳飞门下僧人惠清说起过一件事儿,说岳飞年轻时曾经遇到异人舒翁,曾非常隐秘的劝告过岳飞,君乃猪精,精灵流落人间,必有异事,此后会手握十万精兵,建功立业,位居三公,只是人怕出名猪怕壮,不会善终,得志后当早寻退路,以免被害。岳飞不以为然,后果然被冤杀。周三畏因良心使然,挂冠而去,不知所终。(见《夷坚志》)

  

  岳飞当然不是猿精和猪精,只是后人牵强附会罢了,一则说明人们惋惜岳飞被害,此因天命所限,猿和猪都是难以善终的动物,归于天命,未必不是一种曲笔,其矛头安敢直指当权派和宋室朝廷,遣责其卸磨杀驴?二则也说明了岳飞的忠直秉性,只知精忠报国,不知激流勇退,安身立命而保全自己。

  

  《三朝北盟会编》里还记载了岳飞一件隐事,岳飞驻军在徽州时,其舅姚某飞扬跋扈,仗势欺人,被老百姓举报到岳飞那儿,岳飞告诉了他的母亲姚老夫人,姚夫人严加训斥其弟,其舅怀恨在心。有一天,岳飞和他的舅舅外出,其舅打马前行,约有数十步之遥时,忽然回头张弓搭箭,一支雕翎冷箭径直射向岳飞,岳飞惊惧中闪身躲过,冷箭正中马鞍。岳飞知道这是舅舅衔恨报复,必欲置其于死地,于是纵马追逐,然后轻舒猿臂,擒落马下,取下随身携带佩刀,一刀就结果了舅舅性命。回家后岳飞把此事秉报给母亲,姚夫人责怪他,不该下手太狠。岳飞辩解道,如果当时射向我的那一箭,我若躲不过,我已经成为死人了,今日不杀舅,日后必为舅所杀。

  

  岳飞杀舅一事不见正史,但《会编》作者徐梦莘是岳飞稍后同时代人,此书成于光宗绍熙五年,在此之前岳飞已经被宋宁宗平反昭雪,此后声誉正隆,作者不可能污蔑中伤岳飞,而《会编》史料丰富,记述详细,为历代研究辽、宋、金史的基本史籍之一,而作者徐梦莘倾毕生精力着述此书,治史严谨,因此岳飞杀舅一事很有可能属实,也体现了岳飞的杀伐果断和治军严厉,否则就会养虎贻祸,后患无穷。

  

  另据《会编》记载,岳飞在驻军镇江时,泗州知州刘纲奉命前往帅府会商军事,刘纲请示岳飞,泗州(今江苏盱眙)位于淮河以北,易攻难守,无兵无粮,万一金兵打过来,是守好呢?还是放弃?岳飞反问,这个地方叫做润州,还有其他什么称呼?刘纲回答京口。岳飞再问,还有呢?丹徒。还有呢?南徐。岳飞笑了笑说,正是,你应该知道怎么办了。刘纲从帅府出来后,对岳飞心悦诚服,赞不绝口,岳鹏举真是有过人之处!

  

  什么意思?刘纲为什么对岳飞如此崇拜?其一,岳飞熟知天文地理,对泗州古地名了如指掌,充分说明了他作为军事家的素养;其二,作为军事统帅,能够审时度势,泗州并非抵抗之地,只有南撤才能保全百姓,这个策略是正确的,也是刘纲心中所想的;其三,京口、丹徒、南徐,谐言为:金狗,歹毒,南去。妙用隐语本是宋朝士大夫的专利,诸如苏轼与文士和尚之间互相猜谜以及隐语作答的绝妙,一介武夫的岳飞居然擅长此道。如此充满趣味的回答手下提问,又对军事部署作出了应对,令人拍案叫绝,怎不令刘纲倾倒?

  

  《齐东野语》里则记载了一则岳飞治军严明、军纪肃然的轶闻,岳飞在庐陵征讨流贼时,率军在闹市区安营扎寨住宿,第二天天亮后,带领士兵清扫街道门院,洗涤干净所用民间器物后整军出发。当地官员在郊区备好帏帐和劳军粮草,并且专门为岳飞准备了酒食饯行,队伍都快走完了,也没有见到岳飞本人,问队伍里士兵,大将军何在?左右对曰,大将军已经率领手下偏将们早就远去了。留下了一群呆若木鸡的地方官员,个个不由自主的伸出大拇指,为岳飞点赞,大将军不愧为中兴第一名将。

  

  绍兴初年,在朝廷锲而不舍的求和下,宋金和议达成,高宗派遣了一个叫做士儴(此为别字,打不出来)的官员担任外交使臣到金国,士儴路过岳飞大营时,岳飞劝告道,金人诡计多端,不讲信义,大人不可久做停留。士儴说,肩负国家使命不可不去。告辞北去后不多远,忽见前方尘烟四起,杀声震天,士儴吓得赶紧弃路远遁,就在狼狈不堪惊魂未定时,望见一杆迎风飘扬的帅旗,再一打量岳飞已经疾驰而来。岳飞笑着说,我劝你别去,就是担心金人劫掠,我已派手下两员将领前往迎敌,胜负难料。你是皇帝身边重臣,肩负重任,我自当派兵护送。没走多远,岳飞手下两位将军前来报捷。后来岳飞含冤下狱,士儴力辩岳飞无辜,极力营救,并不是为了报当初之恩,而是亲眼所见岳飞兵贵神速,指挥有方。(见《齐东野语》)